<rt id="2qkyo"><center id="2qkyo"></center></rt>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學院概況 | 師資隊伍 | 黨團生活 | 科研成果 | 教學成果 | 課程建設 | 七彩校園 | 校友風采 
當前位置: 首頁>>校友風采>>學子文苑>>抒情散文>>正文
 
[抒情散文]一季飛鳥談談我和我的詩歌(2018級中國現當代文學專業研究生 劉寧)
2019-11-26 19:10   審核人:

一季飛鳥:談談我和我的詩歌


作者簡介:
劉寧, 女, 納西族,1996年3月生,云南麗江人,寫詩、寫評論。本科就讀于廣西民族大學文學院寫作班,曾任文學院本科學生第一黨支部組織委員?,F為云南師范大學文學院2018級中國現當代文學專業研究生。
詩歌作品見于《作家》《民族文學》《中國詩歌》《華星詩談》《散文月刊》《廣西電業》等刊物以及當代廣西網等公眾平臺,獲第十四屆廣西區相思湖現場作文大賽一等獎。


我懷揣著詩意,只為這孤獨的生命帶來一片星辰。
有記者曾問我最喜歡的阿根廷作家博爾赫斯:“在您的一生中,文學究竟意味著什么?”博爾赫斯回答:“幸運和幸福。在我撰寫生平第一行文字之前,我就有一種神秘的感覺,而毫無疑問正是這個原因,我知道我的命運是從事文學?!庇纱?,我也常常詢問自己,文學于我而言意味著什么?我無法給出一個清晰的答案,如果真要回答,那文學便是引我走出沼澤的一顆火種。
我出生在云南麗江,一個坐落于西南邊陲的美麗小城,這里民風淳樸卻也封閉落后。我在這座城市生活了18年。這18年里,極少有人問我我將來想成為什么樣的人。偶有一次,與家人閑談,提到我將來想成為作家。他們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笑笑便又轉移了話題。許是他們覺得我年幼無知,不懂這生活,也不懂寫作。他們沒有人站出來反對我,也沒有人問我為何想要成為作家。自此,我便沉默,不再和他人談起我的寫作夢。
直到2014年,我考入廣西民族大學文學院,才忽然發覺我似乎離文學近了一步。我在這里遇到了詩歌的啟蒙老師,他告訴我“詩人”是一個高貴的身份,我們要有尊嚴的寫作。我也結識了一群懷有赤子之心的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們在深夜為了一個文學問題爭得面紅耳赤,卻又在過后開懷大笑;我們騎車到江邊,對著江水大聲朗誦我們的詩歌;我們在三月舉辦“海子詩歌朗誦會”,試圖走近那片永恒的麥地;我們在相思湖畔談論李白、杜甫、顧城、蘭波、里爾克、惠特曼、帕斯……我們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在無盡的孤獨里,愿意做那個舉起火炬的人。
詩歌是對內部世界的書寫,是孤獨的表達。我享受每個寫詩的夜晚,仿佛我便進入了博爾赫斯那小徑分岔的花園,那是隱秘、虛無而又真實的世界。那里每一個我都有跡可循,也都有歸處,我不必焦慮的尋找,因為所有的我都在另一個清晨里一點一點回歸,而這個完整的我必將是自由而又光明的。二十世紀心理學家分析導致現代人迷惘失落的原因有三:一為神的破滅導致的信仰幻滅,一為潛意識下對道德價值的懷疑,再就是人在科技文明下的物化與異化中造成的精神崩潰。我想,這也是進入后現代社會以來文學精神整體失落的重要原因。而詩歌作為向內的文學,它傾聽人類的聲音、關心人類的世界、書寫人類的生存困境,也許它不能治愈現代精神文明危機,但它或許能在“痛苦”與“厭倦”的世界里,帶我們擺脫“菲利斯丁”式的人生。
我前期的詩歌創作近乎于一種憤怒式的寫作,通過文字的堆砌,在詩歌語言里宣泄自己的情緒。而忽略了詩歌語言本身的張力以及詩歌的獨特美感,這樣一種“我就做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瘋子”的屬于20歲的情緒宣泄,讓我在詩歌世界里走了不少彎路。隨著閱讀的深入,我在學習了秘魯詩人塞薩爾.巴列霍、奧地利詩人里爾克、法國詩人蘭波、超現實主義詩人羅伯特.布萊等詩人的詩歌作品后,對詩歌有了新的認識,初期我曾嘗試著模仿寫作,但我知道這樣的模仿只是一時的。真正的寫作需要個體經驗和情感的融合,從而傳達出更普遍的現實經驗。錢鐘書先生在《宋詩選注》的序章提到:“偏重形式的古典主義發達到極端,可以使作者喪失了對具體事物的感受性,對外界視而不見,恰像玻璃缸里的金魚,生活在一種透明的隔離狀態?!痹姼鑴撟鞅闶侨绱?,無論是想象或是虛構都必須深深扎根于現實的土地,以尋找生命意義上的神性關懷和自我關照的可能。
我在詩歌的世界里尋找生命的意義;我明白遠方的遠方后藏著無盡的關于時間的秘密;我聽見海德格爾說“向死而生”,我知道死亡不是消失,它并將以生的方式存在;我看見海子的太陽其實孤寂也落寞,顧城那黑色的眼睛被一代又一代的人用來尋找光明。我不太了解詩人的使命,尤其是在這個詩歌處于尷尬地位的時代。但我想,詩人應該有大胸懷、大格局,詩人要看見黑暗、看見自然、看見大河、看見天空,也看見人類。詩人也許會悲觀,但更多的是帶著善意,帶著悲憫情懷。德國浪漫主義詩人荷爾德林在哀歌《面包和葡萄酒》中寫道:“在貧困的時代,詩人何為?可是,你卻說,詩人是酒神的神圣祭司,在神圣的黑夜中,他走遍大地?!币苍S,這就是詩人的使命,也是所有寫作者的使命。
文章寫到這里就該結束了,如若將來有人問起,我便會驕傲的告訴他:“我年輕時曾寫過詩,你若不信,那便看看我這衣兜里沉睡一季的飛鳥?!?/span>

上一條:[抒情散文]扎根民族文化土壤 筑造時代精神高地(2016級寫作班 孟琳峰)
下一條:[抒情散文]偷窺(2018級漢語言文學1班 張子豪)
關閉窗口
  通知公告
· 文學院:“言文行遠”主題系列講座之一百九十五 11/26
· 廣西民族大學 文學院比較文學學會學術研討會印刷服務定點采購項目成交公告 11/21
· 文學院:“言文行遠”主題系列講座之一百九十一 11/12
· 國學院:“八桂國學大講堂”系列講座之十八——楚國與楚風:楚文化的精神內涵與時代意義 11/12
· 文學院:“言文行遠”主題系列講座之一百九十三 11/12
· 廣西民族大學文學院網絡云存儲服務采購項目成交公告 11/01
· 廣西民族大學文學院民族語言文化展示與學習軟件采購項目成交公告 10/30
· 廣西民族大學文學院中國寫作學會2019年學術年會暨會員代表大會廣告、印刷經費采購項目成交公告 10/29
  熱點文章
cp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