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2qkyo"><center id="2qkyo"></center></rt>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學院概況 | 師資隊伍 | 黨團生活 | 科研成果 | 教學成果 | 課程建設 | 七彩校園 | 校友風采 
當前位置: 首頁>>校友風采>>學子文苑>>詩歌王國>>正文
 
[詩歌王國]詩與詩,是我的名字(2017級美學碩士研究生 韋詩詩)
2019-11-26 18:47   審核人:

作者簡介:

韋詩詩, 廣西合山市人,19954月生,現為廣西民族大學文學院2017級美學碩士研究生。著有詩集《鐵塔月亮》,有作品發表于《中國詩歌》《廣西文學》《江南詩》《海峽詩人》《散文詩》等刊物,入選《2017中國最佳詩歌》,曾獲第三屆全球華語短詩大賽詩歌獎。

詩與詩,是我的名字

相思湖的水時常干涸,裸露湖底的泥濘與裂痕。過段時間,那里便長出一叢叢綠草,有人叫它相思湖大草原,我倒覺得那里像一塊田地,一畝心中的夢田,而我是一顆漂泊于其間的種子。我曾見過它干涸裂痕的樣子,也見過它碧水豐盈的姿態,我在它邊上來來回回很多次。

到今天,我在廣西民族大學待了將近六年……

本科期間,我順利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為文學院本科第一黨支部大家庭中的一員并曾擔任黨支部宣傳委員。文學院本科第一黨支部是以寫作班為依托的黨支部,2018年榮獲“全國黨建工作樣板支部”,這是一份來之不易的榮譽。寫作班養育出不少青年詩人、作家,他們豐滿了“相思湖”的文化;他們用熱情的文筆、行動參與到黨支部建設中,積極開展文學活動,擔起當代青年應有的責任。十多年來,文學院主創的“相思湖詩群”叢書與《相思湖詩群》詩輯,先后出版了五套三十余冊、十二輯。我的詩集《鐵塔月亮》是“相思湖詩群”叢書(第五輯)其中一冊。這種榮幸之事,離不開黨支部,離不開熱愛黨的青年學子、老師和領導們。

在一次專業課上,老師曾問過我們,你們認為什么是崇高?有同學用德國古典哲學家康德的話作答,“這個世界上唯有兩樣東西能讓我們的心靈感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們頭上燦爛的星空,二是我們內心崇高的道德法則?!弊鳛橐粋€接受黨所引導的學子,我十分贊同康德的卓見,也十分欣賞那位同學的勇氣和真誠。每當聽到國歌響起,看到奧運健兒代表著國家榮耀登上領獎臺、紅色國旗緩緩升起,一種“康德式”的榮譽感自發篷生。這種榮譽感與習詩者的使命同屬一個“共同體”,如似仰望“星空”,“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寥廓而深邃/那無窮的真理/讓我苦苦地求索、追隨……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壯麗而光輝/那永恒的熾熱/讓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響起春雷” (溫家寶總理在2007年發表在《人民日報》的詩歌《仰望星空》);如似“對自然中的崇高的情感就是對于我們自己的使命的敬重”(康德,《判斷力批判》)。作為習詩者,仰望星空與腳踏實地是應有的責任、擔當、使命與胸懷,是公民與黨員,在國家、民族和時代發展的漫漫長路上所不能放棄的初心。

于我的專業而言,從漢語言文學到美學,是一個“幸運”的選擇。美學所蘊含的智性,足以使我“跳脫”出細碎的個人情感,嘗試沉靜地看待現實生活,感受真實,舒展的心靈自由,審視時代之下習詩者的審美趣味。它會使人喜歡上傾聽,即便不擅長正兒八經言談,也會催促自己在紙上在備忘錄里寫下幾行字——我猜你見過一雙使用過的農鞋,它在大地敞開的“開顯”光輝之中,沐浴陽光雨露,它再也不是男人或女人粗糙的腳上,壞了還舍不得丟棄的普通鞋子——它是一種活在生命力的質感,呼喚我們關注大地,關懷一個人內心的沉寂,尊重每一個生命。這是多么美妙,它與我們的小康社會、中國夢,又是“同一個世界”,皆充滿對美好生活的渴望。

詩歌是一條通道,我不斷走向內在的自我行走,而非那個他人眼中的早已被定義的形象。我在詩歌中反省自己,在語言中尋找自身,留住一丁點真實,留住這個時代的美好。通往世界最務實的途徑是自己勾連自己之外的人,洞徹自身,勾連他者,這世界才不會是一個虛妄的牢籠,才不會頓然迷失在喧囂的濃霧中。正如我們的院訓。

“博學弘毅,言文行遠”的院訓,赫然矗立在文學院大廳,與大廳的鏡子形成呼應。以文宣示心志,以鏡正冠音容。無不警醒年輕的我、年輕的我們,習詩初始難免有“小我”情緒,但更該有“超越”的格局。似我所喜愛的“詩圣”杜甫,他筆端凝達,揮灑豪情壯景,飽含著寬廣胸襟、仁者之心與對生命的終極關懷。他的思想流轉歷史,不改一毫本色,蕩滌心靈,與學院的“訓”、“鏡”融合。在看似浮躁的今天,毅然鼓舞我們勇敢地直面時代。立根為一個大格局、大氣魄、大關懷的人,然后激活出詩與時代的對話。

兩三年前,我詩歌的基調基本是愛情與親情,任何與它們相關時刻,都被我變作美好化入句子里。那時的詩歌語調整體歡快而輕盈,我曾以為詩歌只需要留住這些時刻便足夠了。但早幾年前爺爺去世,我第一次經歷天人永隔。那種悲傷,隨著錘子敲打著釘子,棺材蓋子越打越緊,在我心頭越來越深,盡管他走時很安詳,我的時間卻開始無止盡斷裂,這種斷裂無法彌合,只能時?;叵肽莻€村寨里令我懷戀的一切,比如后院那幾顆再也無人打理的棗樹。

到后來,我開始愛上荒蕪雜亂的山野,開始丟掉一些看似充滿生氣的輕盈外衣,開始打破彩色氣泡,認真思考生與死的意義,體諒那些我不曾理解的人和事。讀完《裴洞篇》,這一切似乎有了釋然。蘇格拉底在獄中,臨終前感到的不是對生與死的恐懼,而是隨之而來的歡樂與澄明,追索人生、尋求智慧而去,心里該是充滿光亮,不將道別與哭泣看作是離世前最后一道工序,它是繼續前行的火把。

寫詩離不了將雙眼置入生活,只有形而上的崇高,便會造出太多殘缺的肢體?,F在快節奏的生活缺少很多細膩性,碎片化正漸漸分解我們,使我們少了很多對純粹美感的感懷。沉靜下來,回到經典,再去感受那份崇高。當下眾多主流媒體大力倡導閱讀經典,而甘愿坐冷板凳終究還是個人的選擇。寫作課上,李大西教授總是教導我們要走出校園看看生活真實的樣子。我們不該忽視的正是心靈自身所在的場域,“我是我所見的尺碼”( 費爾南多?佩索阿,《不安之書》)。本科期間,我曾擔任過公益社團的負責人,參與了很多公益活動。我所接觸的群體是腦癱兒童,那完全是不同于健康軀體的另一面。我沒有勇氣描述他們的痛苦,只敬佩他們的勇氣。社團前后幾屆連續得了幾項國家級、區級的獎項。從那以后,學校很多暑期三下鄉活動都和陽光助殘有關,雖談不上什么大事,但引起了更多的人與我們一起參與。我們常說黨員同志的先鋒模范作用,并不總是一定要喊著口號沖鋒前行,因為不是所有的人都適合做領頭羊,普普通通的我們只要念正確之道,做正確之事便算是為新時代盡了綿薄之力。

人總是需要家園,需要寄托。在詩歌中,我可以悄悄寫下內心的感受與沉靜,用文字勾畫遙遠的棲息之地。親情永遠是我面對當下變形變異世界的鎧甲,我常常懷想父輩祖輩代代綿延的質樸與溫情,在荒誕世界中告誡自己要保持自身該有的品質。我忽而有一天在寫詩的時候感到自己長大了,容易為某些純粹動容,為所見之苦難而流淚,也明白不幸的日子不會長久,隱忍之中期盼著每天清晨醒來的一聲聲鳥鳴。

詩歌不會在擁擠、喧囂、機器一般聒噪運轉的腦袋中產生,要靜。假如我某一段時間過得很滿很忙碌,接下來我便會感到愧疚,提醒自己要趕緊從旋渦中抽離。我不害怕孤獨,只害怕失去感受孤獨的能力。我有時甚至渴望那些令我感到真實的時刻能稍作停留,如《不安之書》中所寫,“我想毫無保留地成為自己”。

我所生活的小鎮,河水流過,四季有風,生命涌動。

詩與詩,是我的名字;詩與思,是我的自省。寫下詩行,我便沒有浪費它短暫存在于世間的意義。

上一條:[詩歌王國]順時針(組詩五首)(2018級漢語言文學1班 禹蜇)
下一條:[詩歌王國]山上的麻花辮(文學院2018級漢語言文學1班 老純)
關閉窗口
  通知公告
· 文學院:“言文行遠”主題系列講座之一百九十五 11/26
· 廣西民族大學 文學院比較文學學會學術研討會印刷服務定點采購項目成交公告 11/21
· 文學院:“言文行遠”主題系列講座之一百九十一 11/12
· 國學院:“八桂國學大講堂”系列講座之十八——楚國與楚風:楚文化的精神內涵與時代意義 11/12
· 文學院:“言文行遠”主題系列講座之一百九十三 11/12
· 廣西民族大學文學院網絡云存儲服務采購項目成交公告 11/01
· 廣西民族大學文學院民族語言文化展示與學習軟件采購項目成交公告 10/30
· 廣西民族大學文學院中國寫作學會2019年學術年會暨會員代表大會廣告、印刷經費采購項目成交公告 10/29
  熱點文章
cp彩票